洛水盛颜

这里一条咸鱼•颜,不要叫我“您”
非常杂食以至于攻受互逆都做得出来
全职P家等等一系列原耽
有生之年更文系列
好基友@啾拾酒
头像来自@又双叒叕

© 洛水盛颜
Powered by LOFTER

[韩文清×你]愿者上钩

*有生之年更文系列
*ooc系列
*流水账系列
*小甜饼系列
*梗来自 @啾拾酒



By:洛颜

    一如既往。
            ------韩文清

    你和韩文清一起长大,当仁不让的传统意义上的青梅竹马。
    韩文清比你大两岁,处处让着你,你却从小就练就了撩韩文清的能力。天天对着韩文清学着电视里的喊他“老韩”,韩文清也没吭什么,总是应下来。渐渐地,韩文清看你的眼神总是带着丝宠溺。只不过小,大人甚至是你们自己也没意识到什么。
    为了能一起上学,韩文清等了你一年,你又早上了一年学,才如愿以偿地坐到了韩文清的身边。
    小学、初中、高中,你和韩文清都一起度过,却愣是一点火花没擦出来。在周围的人眼里你们这两个感情迟钝的人愣是把美好的青春给耽误了过去。
    变故发生在高三的暑假,韩文清铁了心的要去打荣耀,你因为高考以及往届竞赛成绩优异被保送至国外名校,两个人要看就要天各一方。
    你准备走的时候,韩文清也来送你
。韩文清什么也没说,你却懂了他眼底的消息。
    我会回来的。你想。

    你用了五年,考了研究生,读完了硕士,你的导师想让你继续留下读博,却被你拒绝了。
    回答导师的询问时,你说:“我还要回去见一个人。”
    这五年过得很慢,你日日奔波于学校中,拼了命地学,只为早日回去,见心底的那个人。
    五年苦行僧般的生活,也让你彻底看清了自己的心。你确确实实的知道,自己喜欢上韩文清了。
    当你再踏上了熟悉的地方,心里却被那个人给占满了。
    你拒绝了好几家企业的邀请,给家里人打了个招呼后跑到霸图技术部研发银武了。
    韩文清刚从来自北京的飞机上下来,就看到歪着头看着自己一脸笑意的你。
    “你怎么回来了?”韩文清在身旁队友的小声起哄中走了过去。
    “你还欠我一顿饭呢!”你像以前一样笑着回答。
     “今晚?”韩文清拉上了你,加快脚步追上已经走远的霸图队员

     “今晚……唔,我还得开个会,明天吧。”你想了想。
     “对了你在哪上班?”韩文清换了个话题。
     “不告诉你。”你冲他做了个鬼脸。韩文清无奈地笑了笑,伸手揉乱了你的头发。
     “诶?!你别动我头发……”

    韩文清今早刚到食堂就听到有人说技术部新来了个小姑娘,人长得也好,学历也高。
    想到你昨晚的遮掩,心中就有了几分猜测。
    韩文清回去训练时专门给技术部逛了一圈,不出所料看到了你的背影。
    笑了笑,让经过的工作人员以为韩队面部肌肉抽筋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你在技术部的资历也越来越老,关于银武的核心问题也经常和队员们讨论,也常常出现了以下对话。
    “我天你不知道不要乱说!”
    “那你别做那些不切实际的空想了!”
    “你倒是给我说我哪空想了?!”
    “原理都是错的。”
    “我说你是管技术部还是你研发银武啊?别管我的事!”
    “你以为我想管你啊!”
    “胡闹!”
    “别烦我!”
     据说张佳乐第一次见到以上场景时被震惊了,据林敬言说张佳乐从你身上感受到了怼天怼地怼老韩的伟大精神。
    “是条汉子!我敬你。”

    也不知道是丘比特休假了还是月老的红线打结了,你和韩文清互怼了又一个五年也没擦出火花。

    你知道韩文清压力大,也就逐渐地迁就起他。当然也有可能是暖气使人混沌,于是当你答应了韩文清去钓鱼半个小时后才反应过来,大冬天的钓什么鱼啊喂?!
    说是不情愿你最终还是去了。
    你一直不喜欢穿呢子大衣,嫌沉,有觉得天气不至于穿鸭绒袄。想了想里面穿了件加绒的衬衫,外面是白毛衣,腿上裹了条牛仔裤,跟着韩文清出了门。
    你还是低估了北方冬天巨大的杀伤力,坐在湖边没一会儿,你就觉得手脚冰凉,有点冷,不安得坐在那里动来动去。
    韩文清觉得眼前一片恍惚,一伸手把你揽到了自己怀里。用自己的大衣裹住了你。
    你还有点懵,怎么钓着钓着就到了韩文清怀里,然后就发现自己被韩文清紧紧地抱在怀里,鼻尖萦绕着独属于韩文清的清冽阳刚之气。忍不住动了一下。
    韩文清感到怀里的人动了动,又收紧了胳膊,嘴里说了一句“:胡闹!”
    你红了脸,埋进了韩文清的胸膛。
    又想了想,趁着韩文清不注意支起身子在韩文清脸上亲了一下。
    “你要干唔……”韩文清像大漠孤烟附体一样,扭过你的脸直接吻上了你的唇。

    韩文清的家。
    你窝在韩文清怀里看着小锅里炖着的鱼汤,像是想起了什么。
    抬头问韩文清:“话说老韩我们本来不是要钓鱼吗?!”
   “对啊,我钓到了你啊。”韩文清说。

   “老韩?”
   “嗯?”
   “我喜欢你。”
   “胡闹。”
    耳朵尖儿上的红出卖了了你呦,老韩。




啊啊啊啊,一个极度ooc的老韩。

这里阿颜,期待与你的再一次相遇。

评论 ( 5 )
热度 ( 77 )
TOP